<input id="ueuk6"><tt id="ueuk6"></tt></input>
  • <input id="ueuk6"><acronym id="ueuk6"></acronym></input>
    <nav id="ueuk6"></nav>
    <object id="ueuk6"><acronym id="ueuk6"></acronym></object><input id="ueuk6"><u id="ueuk6"></u></input>
  • <nav id="ueuk6"></nav>
  • <s id="ueuk6"><acronym id="ueuk6"></acronym></s>

    纽约时报评论 I 拜登上台,奥巴马的第三任期

    这里是美国   纽约24小时   Monday 2020/11/16 19:55 PM
    收藏
    【编者按】拜登赢得了大选,而在《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查尔斯·布洛的眼中,是他的与奥巴马同样的中间派政策和立场使他赢得了大选。在拜登的第一个总统任期中,他一定会恢复奥巴马时代的诸多政策,但是布洛也注意到,进步主义者不会像在奥巴马执政期间那样沉默寡言,而是会更加主动的推动变革,推动拜登成为“自罗斯福以来最进步的总统”。同时,布洛还指出,面对仍然强大的川普,民主党必须变得更加强大。




    原标题:《奥巴马的第三任期》
    乔·拜登代表着重返常态,但进步主义者将推动变革。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他的政策和立场——获得了第三任。

    乔·拜登(Joe Biden)将出任总统,是因为他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因为他拥护许多相同的中间派政策和立场,也是因为公众怀念奥巴马多年所表现出的正常和体面。

    拜登是一位复位当选总统,他的当选是为了让船驶向正途并且拯救美国的体系。他不像是个变更的代理,而更像是个还原的代理。他的当选使美国能够再次安心的入睡。

    他不认为自己的任务是挑起事端,而是让事情平静下来。

    但是,就像奥巴马一样,许多使拜登获胜的人都在他的左边,并且离他很远。正如拜登上个月在迈阿密电视台说的那样:“我反对的不是资本主义者,好吧。我是温和派。记住,你们都在说,你们会采访我,然后问:‘嗯,您是一个温和派,您怎么能赢得提名?’我就是这样。” 但是,进步主义者现在可能不会像奥巴马时代那样沉默寡言。

    奥巴马政府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来自右翼的强烈的、通常是不公平的抵抗,因此许多希望将他推向一个更加进步的方向的人,保留了或限制了对他的批评,因为担心保守的反对派对他造成更多的损害。

    但是,许多进步主义者从那种不开心或彻头彻尾的愤怒中崛起。他们不太可能重复很多人认为是错误的做法。

    正如我的同事托马斯·埃德索尔(Thomas Edsall)去年敏锐地观察到的那样,民主党实际上是三个不同的政党:左派是最进步的,中间派是“有点自由派”的,右边是多数非白人温和派。

    最进步的,也是声音最大的人,还没有白宫真正的冠军。尽管拜登和民主党人需要他们的能量,有时甚至可以朝他们的方向前进,但这些人知道,(民主党)右派将他们用作中间和右边的选民应该感到恐惧的恶巫( Boogeyman一种用来吓唬孩子的假象怪——译者注)。

    许多中间派民主党人指责最进步的言论和政策野心损害了这个政党的其他部分。

    正如《拦截网》上周报道的那样,众议院民主党人在选举后举行了一次电话会议,其中“中间派中间人士抨击该党的左派,理由是该党要失去民主党在下议院的席位并威胁了其赢得参议院席位的能力。”

    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上个月跟一个小组说——代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艾亚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和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进步主义者的首要任务是通过选举拜登击败唐纳德·川普。但是,他说,第二项任务则是推动拜登成为“自罗斯福以来最进步的总统”。



    奥卡西奥·科尔特斯(Ocasio-Cortez)感谢桑德斯(Sanders)“使给民主党带来骚乱正常化”。正如她解释的那样:“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都不被认为是可以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被视为极为忌讳。这将导致那么多人被排斥和被针对。”

    这些进步主义者不会仅仅溜走或是保持沉默,不会为了礼节牺牲原则,即使他们应该,他们也不会。

    我们即将结束共和党人横冲直撞的四年,它危及了我们的民主而且还试图利用法院对一代人锁定他们的权力。民主党人更加高兴地谈到了团结与常态。共和党人认为我们处于战争状态;民主党人则认为这是钩针编织课。

    民主党人必须更大、更具有战略性地思考。他们过分地依赖于不断变化的人口统计学,好像人口格局使获取和保留权力的长期计划没有必要。这最终会成为问题。尽管非白人仍然以约2:1的比例将票投给民主党人,但今年以来,川普在非白人投票中所占的份额比1960年以来的任何共和党候选人的份额都要大。

    当他们因对拜登的极左主张感到害怕时,觉得关于黑人的议程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多而感到沮丧时,成为错误信息的受害者时,或只是以某种方式决定共和党对他们更具吸引力时,他们投给了川普。

    政治上没有什么是静止的。你不能认为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

    唐纳德·川普获得的选票超过历史上任何共和党人。他将在保守派中继续保持强大的力量。共和党仍然是他的。有猜测他可能建立自己的与福克斯新闻相抗衡或在其“右边”存在的媒体网络。

    他爱电视,这将使他成为可以对拜登政府发动长达四年的进攻并在国会影响共和党的完美人选。实际上,他可能会在2024年再次参加竞选。

    共和党在打棒球。而民主党则在打垒球。


    独家编译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切勿侵权。
    标签 美国新闻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登录
    幸运飞艇官网